宣传总监 发布主创特辑
来源:优德S出品    2006年01月26日

域王

域王

皓月当空,楚尧一身黑色西服,负手站在蒙古包前,淡淡的月光撒在他的身上,宛如披上了一层银霜。

闭上眼睛,楚尧不禁想起了这些年的峥嵘:十六岁那年,醉鬼父亲打死了自己的母亲,然而难以置信的是,法律竟然没有对他做出制裁。面对之后变本加厉的父亲,楚尧选择了离家出走……

然而,就是这一场离家出走,让他走上了一条充满黑暗而血腥的道路,不可否认的是,那也让楚尧走上了人生的巅峰。

机缘巧合之下,楚尧加入了市里的一个小帮派,多年的压抑在这种把打架当饭吃的地方爆发了,每一次帮派火拼都尽情发泄着内心的狂躁,刚满十七岁的他,却因狠辣成为了道上有名的金牌打手,众多大帮派纷纷抛出橄榄枝。

然而楚尧却念在这个是这个小帮派造就了自己,却没有跳槽,帮派之人最讲义气,众多准备混黑道的热血青年听到他的故事,纷纷加入了他所在的小帮会,不到半年,小帮会竟然能和存在多年的一些中等帮会抗衡了。

但是,嫉妒总是无处不在,帮主见帮会众多新加入的成员都只知楚尧而不知帮主,于是,一次火拼中,勾结了警察,将楚尧弄进了监狱。

然而,在这里,楚尧才明白了什么,是真正的黑暗;什么,是实力的诠释!在这里,他碰上了自己的师傅,那个真正领他走上血腥之路,那个真正让他踏上人生巅峰的男人!

三年后,楚尧重新出道,然而,这一次,他不再是一个刚猛狠辣的帮派人员,而是一个靠着杀人吃饭,躲在无穷无尽的黑暗之中的随时会宛如毒蛇般暴起杀人的杀手!

他的第一个任务是自己发给自己的——杀了那个陷害自己的帮主!因为囊中羞涩,佣金为38.5块。

在这一行上越走越远,杀人越来越熟练,杀手界也有了他的威名。

然而,正处于职业巅峰的他,却被告知得了绝症,这不是什么已知绝症,如果是已知的,楚尧不会起一丝感情波动,因为他会安慰自己——这就是报应!

然而,他得的却是一种未知的病——全身的皮肤慢慢变成了紫色,就连瞳孔都变成了紫色,头发,血液,指甲都泛起了淡淡的紫。

这不是,绝症,这是怪物了!楚尧的心乱了,任务完成得一次比一次狠辣,后来都不敢有人雇佣他了。他就连几千的小单都接,为的,仅仅是折磨别人,他接任务的范围,就连同行的那些佼佼者都不敢靠近。

一个月前,他的私人医生告诉他,他只有一个月的寿命了……当时的楚尧出乎意料的平静,他想回到那个一点美好回忆都没有的家长去看看,然而,那个醉鬼父亲却因为不同意拆迁而被人活活打死。

楚尧接下了人生的最后一个任务——将弄死他父亲的人给杀了。任务还是他自己发的,也是他自己接的,然而这次却没有佣金,尽管他自己有好几亿的资产,但是他知道,自己已经用不到了……

扒开袖子,看着自己已经紫到了血液里的皮肤,楚尧嘴角泛起一丝苦笑。

走到了蒙古包旁新挖的一个条形土坑面前,楚尧跳了进去躺在了里面,没有用棺材,甚至没有用垫身体的布,从怀里掏出一把漆黑的匕首和一把小巧的黑色手枪,楚尧放在了自己的脑袋旁边。

感到眼皮越来越沉,越来越沉,楚尧有些沉醉的看了一眼那轮皎洁的明月,然后依依不舍的闭上了眼睛。

自己,真的没活够……

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
异域大陆,郢域,乾安国,镂城。

镂城楚家的一个小柴房里,一个身穿粗布衣裳的少年目光呆泄的坐在由几块木板搭建的小床上,半响,傻傻的笑出了声,不一会儿,却又泪流满面。

终于将波动的情绪平息了下去,右手拿起了一个黑色六边形的圆盘。圆盘最中心有一个血红色的圆点,从圆点出延伸出了一条条血红色的线条,环绕着圆盘上三十六颗米粒大小的紫色晶体。

看着手里的这个圆盘,少年眼里出现了一丝疯狂和想念,他想起了那个温柔似水的女人,那个为他而死的女人……

从怀里掏出了一把锈迹斑斑的匕首,这把匕首是少年用多年攒出的几十个铜币购买的,他知道,自己肯定被坑了,但是那又如何?在这个冷血的家族,没有人会为他出头,就算是看门的门房养的那一条狗也是不会正眼瞧自己的。

交换了一下匕首和圆盘的位置,少年似乎要做什么动作,却被大脑给硬生生的制止了,显得有些僵硬。眼里闪过一丝回忆和纠结,好似在努力的回想有没有什么留恋的东西,然而,他失望了,并没有什么值得留念的。

右手将匕首“噗呲”一声插入了心脏里,少年仿佛都能感觉到心脏在停顿了一瞬,然后又缓慢的跳动了起来,一次比一次缓慢……

少年又抽出了那把匕首,任由血液不断从心口流出,将匕尖对准了圆盘上的血红色圆点,一滴心尖之血混合着铁锈掉在了红色圆点之上,发出“啪”的一声闷响,在寂静的柴房里显得格外刺耳。

心尖之血滴到血红色圆点上的一瞬间,血红色圆点顿时爆发出了血红的光芒,好似被传染一般,那些红色线条均爆发出血芒,被一道道血芒环绕着的三十六颗紫色晶体,慢慢的消散掉了,紧接着,黑色圆盘也慢慢消散。

奄奄一息的少年被一股奇特的力量托了起来,身体周围突然出现了一个直径两米的血红色光圈,光圈之中,一道道血红色的线条围绕着三十六个紫色的光团,仔细一看,跟圆盘上的纹路一模一样,只不过最中心的红点变成了奄奄一息的少年。

少年的身体里缓缓飘出一个虚影,跟少年竟是一模一样,虚影的眼里闪过一丝狠厉,然后便是期待。

虚影慢慢消散,化作了点点白芒包裹住了空中的那具身体,这时,又凭空出现了一另一个虚影,慢慢注入了空中的身体里面……

没有人注意到,这个偏僻而无人问津的柴房里发生的看似诡秘的事……

本文来自小说《 上一篇:  以进攻平壤为目标 食品召回信息公开规定停留纸面
下一篇:  以进攻平壤为目标 食品召回信息公开规定停留纸面